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医治下的疾病结局-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疗效
摘要

尽管5名基线时接受n-乙酰半胱氨酸医治的患病者在接受尼达尼布医治时继续接受n-乙酰半胱氨酸医治,但吡非尼酮并没有同时给予医治。尼达尼布医治下的疾病结局。

  在2014年6月至2016年11月的评估过程中,共有64名IPF患病者在我们中心接受了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医治;所有患病者都进行了随访,并有基线后的随访数据可供分析。大多数患病者为男性(55,86%)和戒烟者(44,69%)。有高水平的共病,常见的是高血压(n=28,44%)。肺功能受限:预测平均±SDFVC为71±21%,DLCO中度减少为37±21%。从诊疗断定到开始接受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医治的平均时间为23.8个月。

  
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医治下的疾病结局-
在开始使用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医治之前,近一半的患病者(n=30,47%)曾使用吡非尼酮(pirfenidone)医治。先前停止吡非尼酮(pirfenidone)医治的原理包括吡非尼酮(pirfenidone)不能耐受(21.33%)或疾病进展(如上定义)(9.14%)。此前n-乙酰半胱氨酸的医治也很常见(n=27,42%),有1例患病者曾同时使用n-乙酰半胱氨酸和吡非尼酮(pirfenidone)。19名患病者(30%)在一开始接受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医治时是初次医治。

  nin-tedanib医治后平均随访时间为11个月,范围从1个月到29个月。在这项分析中,46名患病者(72%)仍在使用尼达尼布(nintedanib)。18名患病者(28%)已经永久停止了医治;11例患病者在医治时间段去世(疾病进展:n=10,16%;AEs:n=1,2%),7例患病者因AEs而停止医治。导致停药的AEs包括腹泻(5,8%)、疾病进展(1,2%)和小细胞肺癌的发展(1,2%)。

  大多数患病者(n=56,88%)接受推荐剂量的医治,每日两次150毫克尼达尼布(nintedanib),而8名患病者(13%)由于腹泻和厌食症需要永久降低剂量至100毫克尼达尼布(nintedanib),每日两次。5例患病者因腹泻(n=4,6%;肝酶上升:n=1,2%)。尽管5名基线时接受n-乙酰半胱氨酸医治的患病者在接受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医治时继续接受n-乙酰半胱氨酸医治,但吡非尼酮(pirfenidone)并没有同时给予医治。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医治下的疾病结局。

  10例患病者因医治时间<3个月未纳入分析。医治时间小于3个月的原理包括随访时间不足(n=1,2%)、停止医治(n=3,5%)和去世(n=6,9%)。在这项回顾性分析中,64例接受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医治的患病者中,有54例患病者(84%)在医治后3个月,49例患病者(77%)在医治后6个月,37例患病者(58%)在医治后9个月。在开始使用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后的6个月,49名患病者中的33名(67%)被归类为稳定疾病,其定义为FVC较基线下降<5%;大多数患病者(26,53%)在6个月时FVC没有下降。其余16名患病者(33%)被归类为疾病进展。在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开始医治9个月后,病情稳定的患病者比例仍然很高(n=23/37,62%)。

  根据Nathanetal和Richeldietal之前发表的数据,将植被覆盖度下降分为四类。3个月时预测FVC的平均值±SD变化为0.2±7.8%,6个月时为−1.3±7.9%,9个月时为−2.1±9.0%。在先前接受吡非尼酮(pirfenidone)医治的亚组患病者中观察到类似的结果(n=30)。在这些患病者中,3个月时预测FVC的平均±SD变化百分比为-0.7±6.6%,6个月时为-2.8±7.4%,9个月时为-2.3±6.8%。

  在个别病人的基础上实现了疾病稳定。FVC均值变化伴随的接受医治的病人的抗凝血剂为1.1±8.5%在3月,−1.32±8.5%在月6日和−3.32±11.8%至9月,在接受伴随的他汀类药品医治的患病者为0.7±15.9%在3月,在月6−0.32±15%,在9月−1.32±20.5%。冠状动脉疾病患病者在3个月(0.2±8.7vs.0.3±7.7%)、6个月(−0.32±6.8vs.1.32±8.4%)和9个月(0.1±11.8vs.2.32±8.4%)后,与非冠状动脉疾病患病者相比,FVC的下降速度略慢。与此相似,在3个月(1.4±10.7vs-0.32±5%)、6个月(0.8±7.8vs-2.32±7.8%)和9个月(−1.32±10.8vs-2.32±8.5%),动脉高血压患病者的FVC下降速度略慢于无室外性高血压患病者。

  肺气肿合并IPF患病者吸食烟草史(22.5±14.6包年)较非肺气肿患病者(14.9±20.8包年)更广泛。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医治开始时肺功能数据对比,与无肺气肿患病者相比,平均FVC(77.3%)稍高,平均DLCO(32.1%)稍低。10例肺气肿患病者中,2例在第一次随访3个月前去世,8例在3个月时FVC无下降。尼达尼布(nintedanib)医治的耐受性

  42%的患病者报告至少有一次AE。腹泻是常见的AE,有21例(33%)。4例患病者暂时停药,8例患病者每天两次降低剂量至100mg,或定期或偶发地同时使用洛哌丁胺医治腹泻。

  观察时间段报告的严重ae包括11例IPF急性发作的患病者(17%)。所有急性加重都需要住院,并使用高剂量的皮质类固醇和抗生素医治。1例患病者因IPF急性加重而去世。1例肺栓塞患病者需要住院医治,1例非st段抬高心肌梗死患病者需要经皮冠状动脉腔内成形术。住院的其他原理包括肺炎(n=2)、下呼吸道感染(n=2)、需要姑息医治(n=3)和小细胞肺癌(n=2)。尼达尼布(nintedanib)一瓶好多钱?一瓶尼达尼布(nintedanib)能够服用多久?服用几盒是一个疗程呢?能够来咨询[药道网],详情请扫码咨询:

药道网—药到病除,助力生命。汇聚全球药品资讯:舒尼替尼的价格购买

  • 微信咨询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WhatsApp 沟通
  •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